归隐人

懒虫驾到,请吃瓜

原来,伊斯卡里奥真的会开小电驴上街的吗??
不行了,脑补一下不行了😂

*当厨艺极其糟糕的Frisk询问是否有人喝茶时。

PS:第一次画这个,画了我两个小时。不要在意手,因为我根本就不会画😂

薇拉是爱我的,第一发十连就得了😂

[综漫+刀剑乱舞]这真是个悲伤的世界13

  宗三左文字踏进左文字部屋的时候,他看到了某个对着自家姐姐笑的春光明媚的太刀。

  他凉凉的说道:“中午好,三日月殿。”凉的的三日月宗近不由背后一颤,他俏皮的对着江雪左文字眨了眨眼睛,然后对上了宗三左文字美丽的异色瞳孔。

  “嘛,你回来了啊,宗三殿……”三日月宗近顶着宗三左文字的目光,对着宗三左文字露出了一个美得惊心动魄的笑容。

  这可是爷爷我的招牌笑容呢,很少有人(刃)能够抵挡住。

  “……”宗三左文字。

  他将垂落到眼前的粉色长发别到耳边,在刺眼的阳光下,瘦弱的身体凸显在了江雪左文字眼前。

  江雪左文字看着宗三左文字,她不由深思:宗三是不是太瘦了?要不,补补?

  江雪左文字唤到:“宗三。”

  宗三左文字微微抬头,他款款的走来,粉色的衣摆带着院子里的小石块,坚定不移的走到江雪左文字面前。

  江雪左文字伸手握住了宗三左文字的手,她看着那瘦骨嶙峋的手,陷入了迷之自责。

  对比了一下自家妹妹(宗三左文字♀)和眼前的弟弟(宗三左文字♂)的身材,她不由感叹,自家孩子太缺营养科,一定要补回来。

  明明宗三(♀)也是那么瘦弱,但是确是肉嘟嘟的一个。而眼前的这个宗三(♂),瘦的就像一个火柴人一样。

  太瘦了。

  实在是太瘦了。

  被江雪左文字复杂的目光注视的宗三左文字不由一抖,他抽了抽嘴角,小心翼翼的问到:“是出了什么事吗?姐姐。”

  江雪左文字抬手摸了摸宗三左文字的头:“你太瘦了。”

  “……”宗三左文字顿时哭笑不得。

  围观了左文字自家日常的左文字尬聊,三日月宗近依旧挂着他的微笑。

  嘛,有家人在的感觉还真好。

  想着,有脑海里又转了一个弯,他想到了明明是三条的刃,却住在粟田口的今剑;紧接着是小狐丸,现在都还不知道在哪个角落(本丸-2580没有小狐丸,三日月提到的小狐丸来自其他本丸);然后是石切丸,他一直待在数珠丸恒次身边,目的是为了方便有啥情况第一时间告诉他。三日月宗近不由悲从心来:

  这一个两个的都让他一个老人家成了空巢老人。让他自力更生的给自己穿那——么复杂的衣服,没有吃得了就只能饿着,饿狠了就吃点心,点心没了还得顶着大太阳跑去厨房拿吃的,一个不好还会迷路。

  这简直就是虐待老人家嘛!

  三日月有看着虽然在左文字式尬聊,但气氛融洽温馨的两个左文字,他不由有点小嫉妒。

  他也想要这么温暖的对待自己的家人啊!

  *

  “啊?想要留在左文字部屋?”立香抱着刀帐,她惊讶的看着自己请缨想要留下来的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氏不是三条的刀剑吗?为什么要来左文字这边啊?

  三日月宗近一本正经的点头:“三条部屋好像被某个不知名的存在纳入了势力范围,之前我和千子殿进去的时候,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打成了碎刀。到现在我都还不知道千子殿怎么样了,所以现阶段三条部屋暂时不能住。”

  “但是我除了三条部屋,就没有能够去的了,所以我希望审神者大人你能够收留我住几日。”

  审神者有点为难的挠了挠头发,她说道:“其实左文字部屋我也只是暂时住着的,能决定你能不能住下的,只有江雪小姐他们。毕竟他们才是左文字部屋的主人,要不……三日月氏你去问一问江雪小姐。”

  三日月宗近:“我去问过了,她让我来问你。”虽然她拒绝了我,但是她说想要听一听审神者的意思。

  “唔……”立香想了想,然后她合上刀帐:“我们去问一问江雪小姐的意思吧。”

  说完,她拉开了里屋的门,找到了正坐在长廊上和一个脖子上带着佛珠,有些一头漂亮的渐变色长发,微眯着眼睛的,和三日月宗近明显不是一个画风的美人喝茶的江雪左文字。

  江雪左文字微微仰头,就看到了好像有什么事,从里屋里跑过来的审神者。

  “主君,有什么事吗?”她问到。

  立香摆了摆手,她乖乖的坐到了两刃佛刀之间,立香看向这位美丽的客人:“我是新任的审神者立香,你好。”

  俊美的渐变色长发的付丧神半磕着眼睛点头,他潺潺地说道:“是新任的主君吗?我名为数珠丸恒次。在世人的价值观数次改变的漫长时间中,一直在寻找佛道究竟为何物。请多指教,主君。”

  三日月宗近在听到数珠丸恒次快速认主的话时,不由诧异的挑眉。

  咦,这么快就认主了??!

  立香腼腆的笑了笑:“不用这么郑重的,以后也请多指教,数珠丸氏。”

  数珠丸恒次在听到立香对他的敬称时,摆了摆手,优雅的动作在他的气质之下,让人如沐春风:“主君才是,叫我数珠丸就可以了。”

  立香严肃的摇头:“这是一种礼仪,是对任何值得我学习的人的敬称,数珠丸氏。”

  听到这些,数珠丸恒次不由笑了笑,很显然,这么严谨认真知礼的审神者非常得数珠丸恒次的好感。数珠丸恒次对于审神者的第一映像非常好,当然,审神者对数珠丸恒次的第一映像也非常好。

  江雪左文字也不由挂起了微笑,虽然很淡。

  看着其乐融融的两刃一人,三日月宗近有点想咬手指头,他好委屈的说。

  都没有人(刃)搭理他。

  江雪左文字对于数珠丸恒次(♂)的第一映像也非常好,原因无非有三点。

  第一,数珠丸恒次(♂)和数珠丸恒次(♀)身高体型都差不多,所以江雪左文字和数珠丸恒次相处起来不觉得别扭。

  第二,数珠丸恒次(♂)也是佛刀,两刃很有共同语言(尽管教义不同)。

  第三,数珠丸恒次(♂)和江雪左文字聊了一会儿后,江雪左文字觉得数珠丸恒次和她的性向非常契合,他们是天生的友人(俗称知音)。

  “江雪愿意相信主君,那么我也愿意。”数珠丸恒次走之前,留下了这么一句gay里gay气的话。

  三日月宗近:“啊……又来了。”

  

  ……

  ……

  ……


*作者有话要说:

*目前已知情报:

☆数珠丸恒次,来自另一个本丸的刀剑,满级五花太刀,天下五剑之一,和江雪是非常要好的友人。所以有时和江雪聊天的时候会显得gay里gay气,其实只是因为他表达的方式有点奇怪而已,索性的是本丸-2580的刃都了解他的本质——实实在在的江雪吹。

☆三日月宗近,争宠小能手(清光光哭晕厕所里:“这本来应该是我的戏份的,都怪XXX”),吃醋小能手,脸皮厚小能手,卖萌小能手,坑鹤小能手。

☆男性(♂),女性(♀)

PS:

☆我早就想吐槽了,游戏里的珠子和三日月他们的画风明显不符。

☆对了,强调一下哟~我只会写我本丸里有的刀剑付丧神们,至于某小孩子杀术(大阪城传说),某两个个除了博多和包丁的大阪城藤四郎,大包平,小龙景光,某五花枪(很快就会有了,联战队了解一下),日向正宗(资金不足不可能达到十万),某刀剑之父,某懒癌,某仓库君,骚速剑,弟弟丸,物吉贞宗之外的打刀和短刀,等等更可能没有戏份之外,其他都会出厂遛一遍。包括大多数本丸里很少出厂很少有台词有戏份的狮子王等刃。

不过如果以后我有的话,我也会写的!

2019年8月10日补充,除了海边的那位和仓库君,貌似都有了。


[undertale]Lost man...6

幽幽的光芒微微随着花儿的动作微微飘动,不知从何而来的风,将这地底中生长的花晃动。

让这种会发出漂亮蓝光的花开始翩翩起舞。

随着花儿的晃动,将视线不停像风形成的地方又去,flowey小心翼翼的走向那未知的花丛。

终于,在这静悄悄的地底中,flowey看到了这片名为回信花的花海中多出来的存在。

一个昏迷的人类,和一个同样昏迷的骷髅怪物。

“!”

在Flowey看到那眼熟骷髅怪物时,这朵懦弱又心善的黄色小花瞬间想起了之前那些不愉快的回忆。

它看着被昏迷的人类护在怀里的骷髅怪物,良心和自私正轮流同它讲。

“天呐,那是一个人类吗?我们得告诉他,那个骷髅怪物是一个坏人。”善良的天使flowey说道。

“想什么,不管怎么看,这个像是在保护那个恶人Sans的人类是和他一伙的啊,我们还是赶紧走吧。”邪恶的恶魔flowey说道。

*你成功逃走了。

正当flowey不停纠结的时候,那个人类醒了过来。

这个人类,也就是刚才从凤镜夜的攻击下逃走的Frisk。

*有怪物在偷窥。

在Chara提醒Frisk的时候,少女也讲视线投向了flowey所躲藏的地方。

“!”惊觉自己被发现的flowey也不管自己到底要不要提醒那个人类的问题,它害怕的钻进地底,逃走了。

“它逃走了。”

在这片静悄悄的花海中,少女轻声说道。

「是的,逃走了。」

已经从Sans身上爬起来的Frisk看着这同样陌生的世界,她沉默了一下,一边不停地安抚自己不要害怕,一边查看四周。

「这里是哪里啊?这么奇怪。」站在任然还躺着的Sans身边Chara说道。

Frisk从左侧的口袋里拿出一块怀表,她熟练的摆弄了一下,回答了Chara的问题。

“这里,是Sans先生的世界所衍生出来的世界。”

「平行世界吗?」

Frisk点头。

“嗯。”

「我们来这里干嘛?」Chara无所事事的伸出手,揪了揪那看起来像喇叭花但又不是喇叭花的回音花。

“跟平行世界的Sans先生要一点灵魂力量,帮Sans先生补充灵魂。”

围绕着Sans身边的空地走了一圈,探查到没有什么危险因素的Frisk走回Sans身边。

身上仍旧穿着Frisk的校服外套的Sans还在昏迷中。

少女沉默的看着还没有苏醒迹象的骷髅怪物,她静静地站在一边。

几分钟后,Frisk转过身,她丢下了一句话后,就离开了原地。

“帮忙照看一下……”

*Frisk离开了。

*……

*……

*……

「醒了就别装睡了,垃圾袋。」

Chara一脚狠狠地踢向Sans的侧腰。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躺在地上因为浑身无力而没能躲开的Sans硬生生体验到了幽灵穿过身体的感觉。

虽然作为骷髅怪物的他,完全感受不到就是了。

「我就在你身边,而且你的视线又那么奇怪,想无视都很难,骷髅Sans。」

Chara没好气的飘在Sans身边,她凶巴巴的对着骷髅怪物说道。

片刻后,逐渐有了些许力气的Sans坐了起来。

他看着四周熟悉的回音花丛,最终将目光投向Frisk离开的方向:“那孩子……”

Chara当然也注意到了Sans所看着的方向。

她也看向了Frisk离开的方向,她说道:

“先让她一个人待一会吧。”

*Frisk仍然没有回来。

“嘿,kid,你确定没事吗?这都已经过去了十分钟了。”Sans的力气已经回复的差不多了,懒散的骷髅怪物从地上爬起来,他看向Frisk离开的方向,那里任然没有少女的踪影。

「让她先静一静就对了,福还是很强的。」

Chara虽然这样说着,但她还是跟着Sans一同走向了Frisk离开的那个方向。

*她睡着了。

走了莫约十分钟,Sans和Chara终于见到了少女的身影。

他们看着躺在回音花海中,搂着一朵金色小花,安静的睡着的少女,

「那朵花哪来的?」

快速飘上前的Chara紧紧的盯着同回音花完全不是一个品种的flowey,她说道。

“flowey?”Sans自然也看清了少女怀中的黄色小花。

「唔……算了吧,既然能够被Frisk安心的抱在怀里,应该没什么伤害。」

本来想上前去叫醒少女的Chara想了想,她从半空中飘下,坐到了Frisk身边。

「喂。我说,垃圾袋,你最好不要耍什么小动作。虽然我不会龙骨炮,也不会重力加注,但是杀掉你,还是很简单的。」

这样说着,Chara慢慢化作金色的光点,消失在了Sans的面前。

她回到了躺在Frisk校服外套口袋上的玩偶里。

“……”被警告了一通的Sans沉默了一下。

他习惯性的将手放进外套口袋,直到他在一左一右的口袋里分别摸到了一个陌生的物品时,他顿了一下。

然后挂着他招牌式笑容的骷髅怪物将那两个物品从口袋里拿了出来。

一个和Chara衣着相似的玩偶,貌似红色的眼睛发出了危险的红光。

同玩偶对视了三秒,Sans默默地将玩偶放回口袋里。

然后他将目光放到了另一个物品上。

这是之前他看到的,貌似可以打电话的手机?

Sans研究了一会这个陌生的手机,然后他轻轻按了一下这个手机右侧的按钮。

手机亮了。

占了一整个屏幕的锁屏壁纸出现在了Sans的眼前。

这张壁纸里,站着三个穿着和Frisk如出一辙的红色外套的人,两女一男。

其中,是Sans认识的,站在中间的Frisk。然后另外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男性,就是之前攻击他们的,站在Frisk左侧的凤镜夜。

还有一个少女,Sans并不认识。

正当Sans打算划开这个手机的解锁时,Frisk难得的,如同常人一般的音量的声音在这片回音花中响起。

“你在做什么?”

收到信号的回音花们,一朵又一朵的重复了,少女好听的声音。

然而,在场的听众中,除了一直在躺尸一动都不敢动的flowey,作为最主要听众的Sans额头不由冒汗。

他现在觉得,他的处境有点危险。

——————————————————————————————————————————————————————————————————————

作话:现在是在underfell。

嗯,看过Frisk的人设图的大概都看得出来,Frisk很喜欢小花样式的装饰的。

Sans偷窥Frisk的手机的行为,不提倡模仿。

接下来大家可能会看到一个被智能手机毒害的骨头了😂

[undertale]Lost man番外1

番外:你喜欢(骨)吗?

“福,今天怎么起这么早?”

打着哈欠从楼梯上走下来的男孩看着身上围着围裙,手里端着意大利面的女孩,发出了惊讶的疑问。

*你告诉凤镜夜你很期待今天的约会。

这样说完,Frisk对着男孩露出了一个微笑。

(•‾︶‾•)

*

“唔,行吧,这也是福第一次离开云町呢,会期待也是很正常的。”说话间,牵着Frisk的手走在人行道边的凤镜夜露出了无奈的微笑。

“早,凤酱,福酱。你们要占卜吗?”

在凤镜夜和Frisk走过拐角的时候,他们遇到了一个站在对面十字路口的黑衣美少年。

凤镜夜冷静的推了推他鼻梁上的眼睛,面上不动如山,其实心里早就慌得一批了。

黑发金眸的男孩将Frisk护在了他的身后。

这个挡在他们面前的家伙,可是有些怪诞之称的怪异啊。

*十字路口的美少年挡在了你的面前。

♥战斗;行动;物品;仁慈

战斗;♥行动;物品;仁慈

♥查看;调情;

查看;♥调情;

*你对十字路口的美少年 调情。

“今天要一起去约会吗?”

思考该怎样绕过那个莫名出现的家伙的凤镜夜一顿,他回过头看向自家孩子。

——你刚才在说什么?

对面那一身黑衣的美少年一愣。

然后他露出了一个微笑:“好……”

“抱歉,我拒绝。”一旁的凤镜夜冷静的说道。

*他拒绝了你。

“……”名为深田龙介且被抢了台词的黑衣美少年。

深田龙介开口,打算继续说出自己的答案:“我……”

“抱歉,我们还要赶车,别挡路。”凤镜夜说着,重新牵起Frisk的手,继续了之前被打断的路。

被丢在原地的深田龙介少年一身黑衣,看着那两个离开的背影,露出了哀伤的表情:“听完我的答案再走啊。好歹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

*

今天确实是一个特殊的日子。

七夕节。

同时也是情人节。

当然,这一切意味着会有狗粮和对单身贵族来讲极度不友好的事,和才只有九岁的Frisk与凤镜夜没有多大关系。

“如月站?”Frisk抬头看着那高高的牌子,按着上面的字轻声念到。

现在只有她一个人坐在候车区,不在她身边的凤镜夜跑去售票区买票去了。

在男孩去买票之前,还在不停的吐槽如月站。

“福,云町什么设施都是齐全的,然而这如月站的内部设施,每一次我一来都想跑去将如月站的站长提出来打死。”

“他就不能和时代潮流更加贴切一点吗?就不能把那同往黄泉路的标牌弄干净一点吗?”这是刚才因为视力不太好差点带着Frisk黄泉一日游的凤镜夜。

等了莫约十分钟左右,凤镜夜的身影任然没有出现在Frisk的视线中,但Frisk始终相信,男孩一定会过来的。

*你相信着凤镜夜,这使你充满了决心。

“猹,凤先生说,这一次要回家。”女孩糯糯的声音在这虽然人满为患,但是安静非凡的候车区中响起。

「那你也太兴奋过头了吧。」作为和Frisk一出生就在一起的存在,飘在Frisk身边的Chara说道。

“嗯,很期待……凤先生的家人。”

如月站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它能同往各种各样不同的地方。而如月站的坐标,则是落座现世与各个里世界交汇点的云町之中。

可以说,云町是一个繁荣的交通要道。

说起云町,其中最著名的便是云町中学。

云町中学,有近年以来成立的小学部,初中部和高中部组成,是里世界三大高校之首。教育设施先进齐全,学生们都是来自各式各样的地方,因此,云町中学的学生,也是各式各样的。

例如之前遇到的十字路口的美少年深田龙介,也是云町中学的学生。

而Frisk和凤镜夜,自然也是云町中学小学部的学生。

凤镜夜,Frisk听他说过,凤镜夜是他那边世界的一个叫做凤氏集团的大公司的三子,而非继承人。

而今天,正巧是凤镜夜该回家的日子。

由于Frisk拥有着丰富的生病经验,又放心不下将Frisk交给家里住有一个让凤镜夜极度看不顺眼的人的小松菊家,凤镜夜只好带着Frisk一同离开云町。

当然,凤镜夜会选择这个时候带着Frisk离开,也是有原因的。

——毕竟,今天可是审判之日啊。

他还不太想让Frisk看到这样可怕的

——真正的云町。

“你好,kiddo,不介意有“骨”坐在这里吧。”正当Frisk满心期待着凤镜夜回归与否的时候,Frisk只觉得身边的椅子微微晃动。

听到有人和自己打招呼的女孩抬起头,看向坐在她身边的陌生人。

*不介意。

“heh,我叫Sans,骷髅Sans。你叫什么名字?”

一听到对方想要知道自己的名字,曾经被千叮嘱万嘱咐过不可以将真名告诉别人的Frisk瞬间警惕,因此女孩并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

“这个时候的话,别人和你讲话,不应该好好回答的吗?”

这个陌生的人是一个比Frisk高一些的骷髅,他穿着一件蓝色的外套,圆圆的大脑袋就像一个馒头一样,看起来很好吃。

( ̄﹃ ̄)

那个骷髅怪物看着女孩万年不变的表情突然发生变化,不由又轻声笑了出来。

“你可真可爱。”

“我这里有一块巧克力,你要吗?只需要5G哦。”

Frisk快速恢复她的决心脸,伤心的摇头。

*凤镜夜有限制你吃甜食的量。

“是不喜欢吗?”

*你告诉Sans你很喜欢。

“所以到底喜不喜欢?”

最想吃的巧克力就在眼前晃悠,让定力不是很强的女孩子的视线不由随着Sans的手移动。

“喜欢,很喜欢……”女孩轻的如同微风一般的话传了过来。

*我的刀去哪了?

(接下来自行脑补吧😂,我觉得写出来的话Sans就会ooc了,虽然他可能早就ooc了。)

……

……

……

作话:

夭寿,某骷髅怪物车站哄骗无知萝莉,只为听到一句520。

七夕快乐,附上番外~

*从七夕节的烟花大会回来后,在车站迷路的你。
这里是描改,第二章图是原图。
七夕快乐,大家。

[综漫+刀剑乱舞]这真是个悲伤的世界番外篇2

嗯?七夕节快乐,米娜桑~

番外:那个永远在七夕才会到来的那个。

“唔……”刚在这个本丸里过上平静的日子,来自其他本丸的药研藤四郎大清早的便从床上爬了起来。

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

因为……

“啊,那个,就是那个来了对吧?”

路过秋田藤四郎几刃小短刀的帐篷时,作为粟田口大多数短刀的兄长的短刀付丧神瞬间惊醒。

那个??

他一脸问号的看着隔绝了他和弟弟们的帐篷。

当然,他并没有好奇多久,就继续走向他的目的地。

直到很不幸排到了他和某个料理“大厨”的内番。

——准备膳食。

说人话就是做饭。


不过放药研藤四郎赶到厨房的时候,不巧,正好是他准备拉开们的时候。

“嘭!!”

“啊,怎么会这样?!”

爆炸声和打刀付丧神的声音在这个本丸中响起,惊醒了某个因为夜袭审神者而被打进临时入手室祝福池的某只鹤。

“太可怕了,刚才鹤竟然被吓到了。”



“加州殿,我都说过了,早餐我来做就行了。”

作为一把极化的小短刀,药研藤四郎在爆炸发生前,就将导致整个本丸-2580里唯一完好无损的厨房直接炸没了。

脸上被黑炭和煤灰染的东一块西一块的打刀付丧神露出了一个微笑,满脸歉意:“gomei,药研,我只是想在你来之前把水烧开而已。”

药研藤四郎沉默的看着炸了整个本丸里目前唯一完好无损的厨房的加州清光,内心不知该如何吐槽这柄打刀付丧神的厨艺。

——明明他以前本丸的那位加州清光厨艺挺好的啊,至少都不会炸厨房。



现在是本丸-2580的审神者就值的第三个月。

本丸三个月长久的艰难和苦恨,终于在血与泪中完成了本丸大胜利的阶段性成功,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其中的最大损失是,他们失去了足以做整个时间政府战线的稀有存在的——她。

以及,整个被摧毁,唯独只有厨房被护住而的以存活。

可是今天,本丸唯一的良心,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的厨房,还是永远的离开了本丸。

在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下,整个本丸-2580开始活跃了起来。

排到畑当番的烛台切光忠带着作为黑气的背景,从厨房里走向了不远处的田地,他的队友,昨夜害得鹤丸国永被打成重伤的那个,一脸担忧的问烛台切光忠:“这样做没关系吗?”

手里拿着水管的烛台切光忠没被眼罩遮住的金色眸子散发着冷光,他说:“毁厨房的人不值得被原谅。”

看着又冒黑气的烛台切光忠,容貌昳丽的太刀付丧神默默后退一步。

喂,这样真的没关系吗?你都冒黑气了。



左文字一家这边,任就是左文字式尬聊。

“兄长,看,花。”

蹲在草丛中的小夜左文字手里抱着一捧蓝色的小花,跑向了他的兄长。

——江雪左文字。

太刀青年放下手里的茶杯,他伸出自己修长的手,接过了小夜左文字递给他的花。

“嗯,很美。”

从审神者所居住的天守阁回来的宗三左文字一脸迷茫的坐在江雪左文字身边。

太刀青年问:“怎么样?”

“主人她说,今天凌晨的3:20,出来的是那位,现在正在畑当番。”

“……”


一时间,左文字部屋陷入了沉默。

小夜左文字最先打破了这沉默。

向来乖巧的小短刀发挥着他刚刚极化回来的实力,快速冲向了锻刀室。

“一定会回来的,约定好的。”




“嘛,江雪,我们永远在一起怎么样?”

坐在现世某处的青年怀里抱着一柄太刀,他看着四周荒凉破败的建筑。

终于将自己一直以来都来不及说的话,说了出来。

唯一遗憾的是……

她再也听不到他的声音了。

“这个情人节,总要有点遗憾才好吗?”


作话:提前奶自己一口。

七夕快乐,米娜桑!今天我仍然是个尽职尽责的单身贵族😂


[综漫+刀剑乱舞]这真是个悲伤的世界12

  “唔……”粉发的审神者看着站在她面前,扛着一个墨蓝色头发青年的白发付丧神。

  他挂着灿烂的微笑,看起来好不狼狈。

  对,就是狼狈。

  原本白色的衣服上东一片泥花西一朵泥云,该怎么说呢,反正就是浑身脏兮兮的,就像是从泥潭里爬出来一样。

  “嗨~审神者大人,我是鹤丸国永!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帮忙哦~”鹤丸国永看着呆愣的看着他的审神者,脸上的微笑更加灿烂。

  他到现在一点都,不,太,想,回忆自己是怎么从那一到晚上就特别可怕的森林里爬出来的,而且还带了两个累赘的记忆。

  回答鹤丸国永的,是一把架在他脖子上的太刀,以及女子清冷的声音:“主君,你没事吧。”

  鹤丸国永挂着微笑,微微扭头看向刀的主人,一个穿着神僧衣裙的,身材玲珑有致的大美女。

  “……”鹤丸国永眨了眨眼睛。

  大美女??????

  “!”

  他快速别过头,一脸懵逼的看着审神者。

  喂喂喂,怎么回事,那是谁啊,怎么长得辣——么像江雪左文字啊。

  “鹤丸国永,你来做什么。”早就已经接受了妹妹们变成了弟弟们,伙伴们都变成了男士的江雪左文字只要一看着鹤丸国永着标志性的白发金眸+羽织,她就认出了鹤丸国永。

  相反,对于鹤丸国永来讲,记忆中应该是男性的江雪左文字就这么变成了一个大美女,冲击感杠杠的。

  很好,在脖子上有一把随时可以把他的头带走的刀威胁着,鹤丸国永快速收起自己灿烂的笑容,露出了哀求的小可怜表情。

  “那个,我只是想寻求庇护,外加拜托审神者大人给山姥切国广和大和守安定疗伤而已。”连语气也变得格外恭敬了。

  “山姥切氏?他怎么了?”立香一听到熟悉的名字,她不由惊讶的问道。

  鹤丸国永把他腰间别着的打刀取下来,然后拔刀:“诺,就这样。”

  碎成了两半的刀刃就这么出现在了两刃一人面前。

  *

  *

  *

  立香把虽然治愈,但是却还在昏睡的山姥切国广和大和守安定安排在了三日月宗近的身边。

  鹤丸国永站在里审神者至少有三米远的地方,他看着躺着的三刃,不由感叹:“我还以为三日月宗近死了呢。”

  “灵还在的话,是可以救得回来的。”一心二用的审神者一边拿着毛巾帮三日月擦了擦额头,一边和鹤丸国永说话。

  “那么加州清光呢,他应该还在吧。”说道三日月宗近,鹤丸国永又想到了加州清光,毕竟加州清光是第一个碎掉的。

  审神者沉默的摇头。

  “加州殿的灵已经消散了,救不回来。”江雪左文字手里拿着鹤丸国永的本体,她替审神者回答了鹤丸国永的问题。

  “救不回来了吗……”

  鹤丸国永一愣,他想起了前天晚上自己在自己挖的洞里发现了加州清光的碎刃的场景。

  然后也不知道他又想了什么,鹤丸国永沉默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审神者点了点头:“确实是这样的。”

  审神者再一次低头的时候,她看到了三日月宗近微微睁开的新月眼睛:“啊,你醒了,三日月氏。”

  三日月宗近呻·吟了一下,然后从被褥里坐了起来:“千子殿,快躲起来,要……”他的声音在看到审神者、江雪左文字、鹤丸国永以及周围的环境时,戛然而止。

  很显然,他还没回过神来,自己不是在三条部屋。

  三日月宗近单手捂着头,他疑惑的看着审神者,然后又扫了一眼江雪左文字和鹤丸国永,最后他仿佛是整理清楚了是怎么一回事后,三日月宗近对着审神者郑重的说道:“非常感谢,审神者大人。”

  立香摆了摆手,她微红着脸腼腆的说道:“不不,主要还是江雪小姐和歌仙氏的帮忙,是他们在三条部屋的柜子里发现你的。”

  然后审神者又问到:“对了,三日月氏还记得是谁袭击了你吗?还有就是千子殿是?”

  三日月宗近顿了一下,正当他打算说话的时候。

  “咕噜~”他的肚子发出了抗议的声音。

  三日月宗近微笑着捂着自己的肚子:“那个,爷爷我好像很久都没吃饭了,审神者大人能让我边吃边说吗?”

  他完全没有注意到鹤丸国永诡异的表情。

  喂,这个卖萌卖惨的家伙是那个坑了我好几遍的三日月宗近?你在唬我吧。

  说好的特化刀剑无敌呢?

  “好的,你等一下。”

  *

  正后的的阳光非常毒辣,这对于不能晒大太阳的三日月宗近来讲,无疑是一种磨难。

  但是天气不是他想改变就能改变得。

  三日月宗近坐在长廊上,心满意足的抱着和他画风非常不同的粉红色HolleKitty图案的水杯。

  “……爷爷我啊,只记得,自己和从天而降的千子村正一起踏进了了三条部屋,之后我感觉到有危险正准备提醒千子村正的时候,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三日月把他知道的事都原原本本的告诉了站在他身后审问他的江雪左文字。当然,千子村正是女孩子这点,三日月宗近非常愉悦的无视了。

  嘛,反正都是千子村正嘛,也没关系啦。

  “对了,你有看到一个无名的磁带吗?三日月。”一样是被审问成员的鹤丸国永突然插话道。

  江雪左文字停罢,也静静地等着三日月宗近的回答。

  三日月宗近拿起碟子上的曲奇饼干,想了想:“好像是有这么一样东西,是在厨房发现的,只不过在我回到三条部屋的时候遇到了粟田口的博多藤四郎。”

  “博多藤四郎?这和磁带有什么关系吗?”鹤丸国永不接的问道。

  三日月宗近又拿起了一块桂花糕:“哦,你们也知道的,我才只有刚特化的实力,可以说很弱,所以本丸的大家一般都不会来找我麻烦,而是忌惮着高练度的数珠丸恒次,所以相对的,大家都蛮亲近我的。”

  三日月又拿起一块桂花糕:“我遇到了博多藤四郎,他说大家难得醒过来,所以想要好好庆祝一下。但是又因为本丸通向万屋的通道没有被打开,他觉得很失望,他们不能好好庆祝。”

  “所以……”

  “所以?”鹤丸国永。

  三日月宗近无辜的说道:“所以我就把磁带给博多了。”

  鹤丸国永倒地:“你到底知不知道磁带里的东西很危险啊,天呐,希望他们还没有看磁带里的内容。”

  喊着这一句话的鹤丸国永快速奔向粟田口部屋的方向,很快,他的身影消失在了小树林中。

  三日月宗近和江雪左文字之间飘散着沉默。正当三日月宗近打算对碟子里的最后一块桂花糕动手的时候,一双手先他拿走了桂花糕。

  三日月宗近瞪大眼睛:“……”

  “那个磁带你藏起来了。”江雪左文字肯定的说道。

  “此话怎讲?”

  “能够立出保护审神者和刀剑付丧神之间平等的赌约,并且让刀剑们遵守赌约的你,我有两点可以肯定。”

  “第一,你很强。虽然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刚刚特化。”

  “第二,大家都因为你是本丸的保护者所以都很尊重你。所以你是绝对不会把那个内容不明的磁带随便送给别人的。”

  “啊,确实是藏起来了。”三日月宗近卖萌的眨了眨眼睛,他接着说道:“不过,我的确只是堪堪特化,很弱的。”

  

  ……

  ……

  ……


*作者有话要说:

*目前已知情报:

☆三日月宗近,声称自己才刚刚特化,有着不高的实力(三日月:真的才特化。)喜欢卖萌,吃东西,不能晒大太阳,所以一般出门都会带点心和伞。和千子村正一起踏进“三条部屋”的时候,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莫名的力量直接打成碎刀状态,被千子村正藏进了柜子里,得以存活。

☆数珠丸恒次,据说本丸-2580最强。等级99。

☆鹤丸国永,反派气场貌似有点呆萌呆萌的。